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力求“如燭照幽”

來源:北京日報

時間:2020-04-30

  錢鍾書先生字默存,號槐聚,自少年起,才情已經畢露,二戰后《圍城》與《談藝錄》兩書問世,聲名鵲起,惟因時局驟變,沉潛約三十載;至改革開放、中美建交后學術交流,錢先生隨團赴美,于尋常談話間,即出語不凡,無意間展露字正腔圓的外文、淹博的中西學問,令舉座驚艷,遂名馳遐邇;一生積學用之一朝,揮灑自如,勢所必然。自海外載譽歸來后,國內知吾華有此奇才,始大轟動。又適逢《管錐編》巨著問世,雖文意深奧,不妨暢銷;新著之外,久已絕版之舊文、舊書也一一重印問世,大受青睞;小說《圍城》重印后尤其熱銷,拍成電視劇更是家喻戶曉,天下無人不識君矣!

  語云“名滿天下,謗亦隨之”,錢先生亦難免,蓋因名重而遭忌嫌,乃俗世所常見。錢學得自天賦、得自家學、得自時代。后人三者難兼,鮮能望其項背。凡欲下視錢學以鳴高者,雖刻意挑剔、牽扯,往往見樹不見林,或見林不見樹,甚至誤讀曲解,自以為是而不免貽笑。或因錢學難纏,遂議論其性格。槐聚與世無爭,有如市隱,何來爭議?然而凡具風骨的學人,多少有“知識人的傲氣”,何況錢氏博學多識,論文閱世每能推見至隱,一針見血,詞氣不免直言無忌;固然有人賞識,拍案驚奇,甚至五體投地;然亦有人難以忍受,嘲諷其不饒人之性格,視其批評為罵人,甚至有人東施效顰,以罵人作為批評。最顛倒黑白者,莫如扭曲其淡泊名利為熱衷名利。其晚年盛名非其預期,更非追逐可得,只因時空巨變,其學始大顯,博得大名。但是盛名之累,使其不得安寧,自嘆“浮名害我”。錢先生晚年逃名唯恐不及,北美諸名校曾屢以最高講座邀請,西歐漢學會議以貴賓相招,均一一婉拒,與當時競欲出國訪問,甚至不惜請托乞求之情景,相比之下,猶如天壤之別。利則由名而來,無非是版稅稿費,有人有鑒于錢書暢銷而愛“書中錢”,于是侵權濫印,實為文明社會所不容。然忌錢者,不譴責奸商之惡,反譏受害者為利興訟,寧有是理?最后錢家所得之巨額稿酬由楊絳先生全數捐作清華獎學金,嘉惠學子,足表心跡。

  錢先生獨學孤行,置毀譽于度外,自謂已至諛不喜而毀不怒的境界。但盛名之下,無端之傳聞不斷,仍使其感到困擾,于言談間曾感嘆“老糊涂信口開河,小鉆風見縫插針,一人言虛,萬人言實”,殊覺無中生有、積非成是的無奈,嘗告誡吾輩習史者曰:“見此等消息,必存戒心,無采入傳記也。”錢先生晚境如此,自比湖上朝天之龜,動彈不得,深憾“人海無風亦起波”,痛恨為“眾蠅所啄也”。

  錢先生晚年衰病,深知“老景增年是減年”,極不愿將性命作人情,更加珍惜與妻女相處的日子。他們仨真是人間的奇遇,相聚在一起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,經過時代的艱辛,再也不愿意生離,但終不免死別。最傷感的莫過于錢瑗先兩老而逝,錢先生不久亦棄世,留下楊絳先生一人,書齋獨守十八年,在孤寂的心情中完成錢先生遺著的整理工作。我有幸認識他們仨,蒙錢先生不棄,能親其人,互通音訊,故于其身后,亟思撰寫一書作為對一位前輩學者與忘年交的追思與紀念,以志文字因緣。

  此書所謂“心史”,不是一般的心理傳記,更無意迎合心理學理論,而是利用言之成理、行之有素的若干心理學概念與學說,冀有助于深入了解傳主的思想與行為,獲致“如燭照幽”之效。心理學也不是一般的自然科學,而是在20世紀新創的獨立學門,成為宗教、自然科學、人文社會科學之外的另外一大領域,其原創者弗洛伊德亦得以與耶穌、馬克思、愛因斯坦三位猶裔巨子并稱。錢先生自少年時即習知弗洛伊德之重要,并借其說為闡釋之資,我亦追隨而已。

  我雖蒙錢先生首肯寫他,但自知學力有所不逮,難以盡窺槐聚堂奧的宮室之美,唯恐有負錢先生的期望。《槐聚心史》于2014年由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初版,曾經三刷,并慨允盡快在大陸出簡體版,適北京中華書局正欲重印拙著多種,并愿意將此書納入,重新校閱,多有修訂,謹此表示衷心感謝。(作者汪榮祖為山東大學儒家文明省部共建協同創新中心訪問學者)

原文鏈接:http://bjrb.bjd.com.cn/html/2020-04/27/content_12458749.htm

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篮球nba 湖北快3最新预测 中国最好的配资公司 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 338 北京pk拾猜冠军计划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a股历史25年市盈率 炒股入门知识视频从零开始学 甘肃快3今日推荐号码 安徽快三福彩直播 分分彩玩法互补漏洞 河内一分彩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走试图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2012上证指数最低点